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苏绣旗袍

茶凉说事

 
 
 

日志

 
 

我的远大理想和胡言乱语(12):我不是一个理想化的SB  

2010-04-10 04:16:10|  分类: 加拿大笔记系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多伦多的春天是让人很不知道怎么评论的。前些天满街都是光着腿的姑娘,这几天却十分冷,今天居然下起了小雪。我昨天跟一个关系非常好的朋友吵架了。好吧,其实是男朋友。其实我很讨厌在公共场合说起来跟男朋友的过节或者幸福,这是一种很无聊的事情。不过这次争吵倒是挺有意思的。

我们去唐人街买菜,拎着一堆东西往家走,像往常一样闲扯,聊一些有的没的,评点评点江山什么的。说着说着就吵起来了,因为两个人观点非常不一样。

本来聊着聊着说的都是些时事,不知道怎么就扯到了教育。我坚持认为我们中国的教育系统问题一大部分出在教师培养的步骤,并且认为至少应该正式的进行一些师德的培养。他认为这个想法简直是无稽,难道不培养师德,老师们就不懂得师德了吗?我对他说,如果能够正式培养,就代表有一个正式的规范的制度。如果有一个尺度可以衡量,师德这个问题就会变得更明显,在老师们的每天教学生活里也更可能成为一个考虑的事情。我男朋友马上就乐了,说我太理想化,没有赏罚制度不可能有任何结果,有赏罚制度也不一定好使。我就火了。

我最讨厌别人说我理想化。在现在社会的语言里,理想化跟幼稚是挂钩的。我们常说的理想化是一种不考虑事实状况,不考虑可行性的规划。这样说来,我并不觉得我理想化。他也火了,说,你这人为啥老因为跟我们毛关系都没有的事情生气呢?聊聊天而已,难道人家不同意你你要生气吗?

我很郁闷,强烈要求冷静一下。我的脑袋很乱。其实我们两个的确经常因为与个人无关的事情吵架。表面看来貌似总是我恼羞成怒,因为人家不同意我的观点就要生气。事实上我觉得这完全是价值观的冲撞。

我的男朋友家里是做生意的,自己也做过销售,是一个非常会处事做人的家伙,从小就人缘特别好,高中的时候还是学生会主席。我呢,我家里有一群穷酸迂腐的人,从小教育我不要太重视钱,自己也不太会做人,高中的时候净因为打架被处分了,全学校的人都不怎么待见我。他的理想是事业成功,我的理想也是事业成功。不过他的成功是生意上的,我则希望能够在学术界发展。显而易见,两个不同的环境造就了两个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目标。与之相随的是非常不同的价值观。

在世界上有一种人,所谓的好人。这种人未必有多么清高牛逼,但是最重要的是这种人很善良,不想害人,最害怕的事情就是自己心虚,问心有愧。商品社会瞧不起这种人,这种人是非常不吃香的。其实我们两个都是这种人,只不过他的价值观和目标决定他要改变,与大部分人一样;我呢,我则没这种必要,我对做生意没半点天赋。

我奉行的是中庸大道,他号称奉行中庸其实是一个非常精英主义的人。事实上,中国现在就是一个精英主义的国家,一代一代的年轻人全部信奉精英主义。社会给我们制造了一个假象,告诉我们只要努力必定成功。如果不成功没出息,肯定是因为你笨或者你不努力。这种公平竞争的假象之上,人人都在削尖了脑袋钻,踩别人挤别人。社会系统就是不公平的,我和我的男朋友对于这样的社会系统采取了两种态度。他要学会这个不公平的系统的规则,按照这个规则走上去。我想弄明白这个系统哪里出问题了,可不可以帮一帮走不上去的人。

其实说白了这就是儒生和商人的互相鄙视。他觉得我幼稚理想化,我觉得他庸俗没思想。事实上,我并不幼稚也并不理想化。千千万万个理论家思想家都在为这个目标努力,只不过这个目标说出来很不现实。但是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呀,急什么。并且,他也不庸俗也不是没思想。人各有志,他的志向需要他做的事情是跟着主流走。他在他的环境,我在我的环境,我们的价值观都没问题。可惜我们两个总是彼此透过自己的价值观看对方的想法,所以才会吵架。

我对他说,价值观就像玻璃,我们透着玻璃看世界,玻璃看起来是透明的,所以经常意识不到玻璃的存在。事实上当你走到玻璃外面才会发现,世界跟玻璃后的景色有很多不一样。一百个人做同一件事情,会有一百种感受和经验。你能说任何一种是错的吗?你能说任何一种是全面的吗?把这一百个人的感受和经验融合起来,也许才最接近事实真相。谁也没有资格去带着审判的眼光看别人的经验,感受和价值观。他不同意我,我自然会不高兴。我最最不高兴的,是他为什么要透过自己的玻璃来看我的世界。

我们永远不可能做到客观,最让我恼怒的是我弄不明白自己是不是也在透过自己的玻璃看世界,然后就开始鄙视别人的玻璃质量不好。我很想做到十全十美无懈可击,但是一个人永远做不到完全没有偏见。情侣之间的争执显示出来的是一种广义上与人相处的不足。

尊重别人,大家都懂得说。这是一个大道理,不一定人人都懂得去做。重要的是不停的自省,检讨。我之前对他说,一个老师不可能做到一碗水端平,他肯定有自己偏爱的和讨厌的学生。然而重要的是他会不时的想一想,我今天批评某某上课说话,有多少是为了他好为了全班同学好,有多少是出于我自己的个人喜恶呢?同理,我觉得我们与伴侣相处也好,与朋友和陌生人也好,对别人的观点和为人产生恶感的时候,应该琢磨琢磨,我觉得他是个傻逼,有多少是因为他真的不怎么样,有多少是因为我带着个人偏见去看他呢?

反正我和男朋友是二十分钟之后就和好了,争吵也没多激烈。不过我自己独处时冷静那二十分钟想的这些事情,是我以前在自以为是夸夸其谈“尊重”时没想过的。我想我对自己检讨的不够。

  评论这张
 
阅读(4698)|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