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接单3185682615

排名3185682615

 
 
 

日志

 
 

加拿大第九年的生活:我的远大理想和胡言乱语(2)  

2009-08-13 12:14:0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录二】服务员儿,咋不干活儿呢?
  
  首先,为了把故事说的明白点,我得交代一下背景。俺家是移民加拿大的,目的是为了让我得到适合我的教育。我父母没什么家底,普通人,供我到大学已经很吃力了,上了大学我就自力更生去了。我从小特别欣赏自己,特别爱戴自己,所以我老觉得自己自力更生也是个挺值得自豪的事。后来被各种各样的强到变态的人物打击多了,心态也慢慢平和,想明白了其实自力更生只是一个选择,并不说明我比别人厉害或者高尚。
  
  不过,自力更生勤工俭学同时也不代表我就低人一等。这件事不知道为什么很多我接触的人都没整明白。
  
  我常做的兼职都是简单的劳动阶层,比如说做咖啡卖衣服端盘子之类的;时间灵活,赚钱又不少,更重要的是可以接触各种各样的人,也算是一种修身养性。夜路走多了总会见着鬼,人见多了总能碰到2B。这些年来2B我真没少见,反应逐渐从忿恨和暴怒转为无谓和平淡。有社会秩序就有社会混乱,两者虽然对立但缺一不可。同理有正常人就有2B,正常人和2B虽然不是走一条路的但谁缺了谁也不行。没有2B的存在就突出不了正常人有多可爱,没有正常人的存在2B也就失去其独特的功用。
  
  贫了,不好意思。现在我的工作是在一个日本餐馆端盘子,每星期三天,每天八个小时左右。端盘子这活没有各位想得那么简单。满满一店的客人三十来张台,要带位上茶点单出餐填茶买单收拾桌子,同时还要满足各种从理所应当到古怪异常的要求。比如说我曾经碰到一个客人,他点了一个牛肉葱卷,特意要求不要放牛肉。还比如说另外一个客人,每星期四都会来,每星期四来了之后都要点一个牛肉乌东面和一个辣味三文鱼卷;这不奇怪,奇怪的是他要求把辣味三文鱼卷放在牛肉乌东面里。这个真不知道会是什么鬼味道,所以我说这个要求也挺奇怪的。
  
  又扯远了,不好意思。总之,上班挺累的,底薪也挺少的。比如说,如果勉强维持正常吃喝拉撒的收入是2,那么只拿端盘子的底薪连1都不到。在国外端盘子的人,靠的就是小费。出去吃饭都要给小费,最少给10%,10%算很抠门;一般都给15%,如果你要特别满意人家的服务,给20-40%甚至更高都不少见。当然,如果服务特别差,不给也不是不可以的。有了小费这一条收入,基本上这个“2”就能达到了。也就是说,为了能满足基本的衣食住行,我们这些做兼职的学生,再累也挤出一副笑脸来。这个听起来好像挺苦涩的,但是其实不是说出来那么辛酸。客人里面2B多,好人也不少。碰到人品不错的客人,冲人家乐乐,跟人家聊两句,给人家提供的服务认真一点速度一点,那都是你情我愿的事,并不是像很多留学生写的文章里那样辛酸可怜。
  
  我跟国内的朋友说起我打工的事,他们都特别愤怒,说你一个小姑娘怎么能去做这么辛苦的事呢。我觉得他们都被一些人误导了。我曾经有一个朋友,家里条件也不坏,打从出了国,就租高级公寓,买车,养狗。有一天她突然心血来潮,就跑去一个咖啡馆试工。结果一天没到她就受不了跑了。后来她在自己的博客上写自己的留学生涯,那叫一个惨哟,什么去学校不懂英文不敢问路,什么人生地不熟坐错了公车,最那什么的,就是她还详细描写了她那唯一一天的打工生涯。她当然没说自己就做了一天,倒是仔细描写了自己如何被客人侮辱,被老板欺压,一直站着还不能坐下,回家时候拖着疲累的双腿身上还散发着食物的臭气。我看到这里就无语了,然后还发现后面一大堆心疼的同情的,真不知道该说啥好。说老实话,我倒挺嫉妒她的;如果人一辈子能想到的最悲惨的经历就是这样,那简直太TMD幸福了。
  
   说着说着又歪了。我的意思是,打工辛苦,但是不辛酸。最重要的是摆正自己的心态,不卑不亢。我们店旁边就是我们学校费用最高的宿舍,里面住着的都是家里条件很好的小留学生。这些孩子来吃饭的时候,根本不把我们当人看。这也无可厚非,毕竟在国内长大的,优越感直接带过来了。他们只是年轻,不懂事,也轮不着我来教训他们。吃饭不给小费也好,打响指叫人过来也好,不知道说谢谢,不正眼看人,甚至还出言不逊都没关系;原谅别人的无心之过是中国人最重视的美德之一。更何况,如果被人无意瞧不起了就相当认真的动怒,那说明你活该被别人瞧不起。所以,每当我在这些与我同龄的,同一个学校就读的,同一个国家来的人们眼里看到不屑和轻视,我唯有的感觉就是没感觉。
  
  很久以前我也曾经可怜过自己,觉得同样是娘生的爹养的,凭什么人家当小姐我来当丫鬟。后来我整明白了,很正常的一个自己赚钱自己花的事,很正常的一份工作,性质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愣生生的让我自己给戏剧化了,悲情化了,简直太2了。想到曾经因为被人白两眼,顶两句,骂两声就呜呜呜跑回家掉的眼泪,恨不得自己抽自己十个大嘴巴子。

现在大家也对加拿大劳动人民的服务生涯有了点理解,我可以说到底怎么回事了。简单的说,就是有一位客人非常没有礼貌,所以我要打她,但是同事不让我打把我拦下了,结果她得了便宜还卖乖,叫嚣得更带劲,我很生气。

星期四的晚上是很忙碌的,不知道为啥那天却很清淡。三两桌客人稀稀拉拉地坐着,我跟我的同事小胖子四处擦擦灰,上上菜,加加茶什么的。这时候新进来俩客人。这俩客人一来,小胖子和我就没的清静。事多,又要这个又要那个,每个菜都这不对那不对要拿回去重做,过一会又要换桌子,换一次桌子不行还要再换一次桌子。没办法,幸好店里当天生意淡,还有空照顾他们。就算这样,小胖子跟我也差点跑断腿。被两个人支得团团转,这可真挺没劲的。心里虽然不高兴,但是嘴上也还是啥也不能说。开门做生意,来的都是客,谁会跟钱过不去呢?虽说一桌客人小费几块钱,咱也不缺,但是职业道德总还是要有吧。

我那同事小胖子脾气很坏的一个人,但是很讲义气。看我不高兴了,就叫我歇着照顾别的桌,他来照顾这桌。我挺不好意思的,不过也没拒绝。这俩人实在太不讨人喜欢了。应该是一对情侣,小伙还行,就是有点窝囊相,在女朋友面前大气不敢出的。不过挺礼貌的。那个姑娘实在太吓人了,二十八九的人了,穿的跟十八九一样。咱不歧视,都是女人谁为难谁啊。问题在于你老打量我干什么啊?我一没跟你男朋友眉来眼去,二没跟你父亲眉来眼去,干嘛看我跟看仇人似的。

其实我挺讨厌评论一个女人的长相的,一个女性对别的女性的外表刻薄,等于自轻自贱,等于承认女人只有长得漂亮才最重要。但是鉴于该女同志人品有问题,不怎么讲礼貌,我决定破例一次。姑娘戴个大帽子,盖住一半脸,也不摘,我站着她坐着,我基本上看不见她的脸。所以她抬头上下打量我的时候,那叫一个明显;眼睛跟机关枪似的,长得有点像洪金宝跟癞蛤蟆的私生子,嘴唇上面还烂了一大块,糊着米黄色的东西,不知道是凡士林还是脓。姑娘嘴里说话也特别不客气。一口标准的北京昌平腔,蹦豆一样服务员儿服务员儿的喊,然后就用手使劲在菜单上点来点去,或者用筷子使劲把菜扒来扒去,念叨着:“你们这都什么东西啊?什么菜单,根本看不明白,怎么设计的啊,太不人性化了。这菜,这怎么甜得要死啊?不是日本菜吗,铁板儿炒的菜不是吗?怎么这么甜啊?你们这茶怎么一股大米味啊?有没有乌龙?铁观音?”俺站在旁边满头黑线,真不知道是该同情她还是同情所有其他看得懂菜单,知道铁板烧酱汁是带甜味的,喜欢喝玄米茶的客人。跑到一个二流日本餐馆要喝铁观音,装什么大尾巴狼啊。慢慢的俺的脸就变色了,后来小胖子又提议叫我别过去了,俺就干脆不理他俩了。

世界上的2B,仿佛中国沿海城市柔软沙滩里面的啤酒瓶子碎片一样。被海水和卵石打磨过后没有什么伤人的能力,但是偶尔踩一脚还是挺特闹心的。2B和啤酒瓶子的玻璃碎片无处不在,无孔不入。只要你在海滩漫步一定会见到或者踩到啤酒瓶子的碎片,只要你在社会打拼就一定会见到或者踩到2B。

有一句很粗俗的话,但是说的很到位:臭狗屎就让它自己臭着去。瞧瞧,说得多好。不让它自己臭着去,难道还要去劝慰它改邪归正,从此不要散发臭气,变成一陀香喷喷的狗屎吗?不说狗屎自己愿意不愿意,你有那能力帮它改吗?所以,对待2B要像秋风一样,不是要扫落叶,而是刮一刮过去就完事儿了,计较那么多干嘛啊?这姑娘2是2了点,话是难听了点,她就那么一说,我就那么一听,要是我计较,说明2B的不是她是咱俩。所以俺不理她了,俺觉得俺坐的很好。眼看着快十点了,要关门了,俺们这群小打工的也要吃饭了。俺坐在桌子前面,刚坐下就听见那边高昂尖利得意的女声:“服务员儿,买单!”

服务员这个名称在国内可能叫的比较多,比“小姐”好听点。干啥的就是啥,端盘子的你说不是服务员是啥啊?问题在于这听起来怎么就这么难听呢?她这口气我还真没法形容出来,我这人也真不是特别小心眼,反正她叫我服务员儿,末尾音调向上挑,儿话音特别重那种,怎么听怎么讨人嫌。不过也没办法,她都要买单了,赶紧把单给她,赶紧收钱把这俩大爷送走,我们也好安心吃饭,省得看着咯应。

俺拿着账单放在她桌上,然后回头坐下接着吃饭。这第一口饭还没咽肚儿,那把天憎人咯应的声音再次出现,这次是在我身后。我一回头,看见姑娘仰着小脖,掐着小腰往柜台前面一站,对着小胖子说:“我可不可以把这个单拿过来交钱啊?”我惊,为啥跟小胖子说话这么温柔。小胖子吓一跳,赶紧说可以可以你请你请。姑娘一甩头(我不夸张,她真的一甩头),一跺脚(真的跺脚了,我不开玩笑),一撇嘴说:“服务员儿不干活儿,我只好自己拿过来了。真不知道养你们干嘛的,客人在还敢坐下来吃饭。”

说到这里我没什么调侃的心情了。我看这姑娘穿的也不是特别好,可能自己也不是什么有钱人。都说最瞧不起穷人的就是穷人,但是这话说出来真是太伤人了。咱不是什么牛逼人士,可能前途也不是特别光明,但是好歹咱是一个大学生,有教育程度有文化水平。咱是在餐馆端盘子,装孙子,那不代表客人和咱就是两个阶层的人士。换下了制服谁跟谁啊?不就是一份工作吗?何必这么刻薄呢?我可以容忍别人的无心之过,但是在刻意侮辱的面前,做人绝对要有骨气。这事整的,你说老外客人犯犯贱就算了,又不是自己人,有点敌意很正常。同是中国人,何必瞧不起这个瞧不起那个的?漂泊在外的人,哪个容易,哪个轻松,哪个比哪个更高贵了?

反正俺忍不住了,俺站起来,很客气的说:“客人,都什么年代了,服务员儿服务员儿的叫不太合适了。”早知道她下面的反应我就不说了。只见姑娘一拍桌子,一直腰,马上跟嗑药了似的,容光焕发两眼直冒绿光:“操你妈,怎么说话呢?有这么跟客人说话呢吗?”我一看她那打了鸡血一样的德行,心里一抖。完了,这下惹上个刺头。这不是典型的市井泼妇吗?三天不吵架浑身都痒痒那种,到处晃悠找茬就为了能吵一架。我怎么跟这么个人抗上了,晦气啊晦气。

姑娘见我不说话,上前一步,一甩膀子:“小不要脸的,进来就跟我摆脸子,服务员儿上班时间不干活还吃饭,真不要脸,不如跟你妈出去卖!”

俺脾气不好,小时候特别喜欢跟人打架,但是大了就知道暴力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俺很擅长耍嘴皮子,但仅限书面功夫。碰到这种骂人骂父母,什么缺德话都说得出来的主,我嗡一下脑袋里面什么都没有了,就是一门心思要冲上去打人。后面的事情很简单,那位窝囊相的小伙子站在旁边低着头一句话不说,这位泼妇姑娘更缺德都说出来了,不外乎是问候我父母,说我是服务员没素质低人一等,叫我不如出去做更加赚钱的那种生意。小胖子和其他同事拼命的拉着我不让我冲,我指着她叫她滚不然见她一次打她一次(我也说不出来什么有威慑力的话了,只能老老实实把心里想法招了),她不但不滚,看见有人拦我反而骂得更欢。终于她滚了,我也还是没打着她。主要是小胖子那个贱人怕我惹事,挡得那叫一个严实。他本来就肥,站那跟堵墙似的,别说我,姚明也只能跨过去。

我生气,特别生气,气得眼前直发黑。等我缓过来了,能思考了,想一想前后经过我更生气了。我不是生那姑娘的气,我生我自己的气。我不是气我自己破了功,抛弃涵养叫人家滚,还要冲上去打人;在这种愚蠢的泼妇面前,涵养一点用都没有,就得打到她哭,打到她承认错误,打到她以后再也不敢祸害别人。

我气我自己动了真气。我为什么动了真气?一是她说话太缺德了,二是我觉得我被人看轻了。这说明我的心态不够平和,做不到宠辱不惊。这让我很生气。我跑上来写了两篇这么长的博文,更说明我小心眼,一定要把这事记录下来,以后见她一次打她一次。我不是流氓,我是知识分子。一个愤怒的知识分子比十个流氓还有杀伤力。最重要的是,前段时间我有几篇文章点击挺高的,争议也有一点,就有人发短信骂我没前途,大学生端盘子,站柜台。我真是相当的小心眼,我觉得我一定要澄清这个事。我们在外面勤工俭学的人,选择这种貌似低下的服务职业,不代表我们的人格,素质和社会位置也同样的貌似很低下。同胞的瞧不起,真是挺让人心寒的。想到这里,我也不是很气我自己的小心眼了。


  评论这张
 
阅读(7799)| 评论(1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