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苏绣旗袍

茶凉说事

 
 
 

日志

 
 

中篇 痒 3  

2009-06-06 16:12:42|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张虹看看自己的手指头,无聊地吧嗒吧嗒嘴。她坐在街边的长椅上看人来人往,觉得今天天气真是不错。她爱怜地摸了摸自己的小腹,随即看到王义的捷达缓缓停在路边。张虹扶着腰站起来,慢悠悠地走过去,拉开车门,又扶着腰坐进去。她当然不是腰疼,才一个月的身孕而已。只不过张虹觉得孕妇就是这样的,这样才叫做孕妇。王义看看张虹,觉得胃里堵得慌,有点类似于妊娠反应。他当然没怀孕,那样太滑稽了。他就是犯愁,看着张虹那张狭窄而白皙的脸就觉得犯愁。他曾经非常热爱张虹那张脸,虽然说难听了是寡相,但是他觉得特别有林黛玉的风范。他没看过红楼梦,但是我们大家不需要看红楼梦也可以喜欢林黛玉。

王艾阳坐在出租车里,紧紧扒着玻璃看前方的车门打开又关上。原来这就是她爸爸的情人,王艾阳觉得不知道说什么好。熟读各种第一人称诉说第三者之灾的王艾阳当然知道,情人不一定长了一张情人脸。但是情人也不要长一张寡妇脸吧?王艾阳又得意,又生气。得意就得意在张虹不美,生气就生气在张虹还是比她妈妈美。王艾阳失望的想,正室不一定都是怨妇,第三者也不一定都是表面清纯内里淫荡的小妞。从看到张虹开始,王艾阳就觉得这个事情的发展偏离了她以网上口述为原型的剧本。她有些迷茫。

王义目视前方面无表情,一个字也不说地闷头开车。张虹先是动作夸张地摸自己的小腹,而后又将脑袋贴在王义的肩膀上,王义就是不说话。张虹很不高兴,王义已经这样好几个礼拜了,一点都没有做爸爸的样子。突然她大叫起来:“停车停车,我要吐!”王义闻声大惊失色,猛地停到了路边。张虹把门推开,伸出脑袋就对着人行道干呕,声音极其凄厉,路人纷纷侧目。

紧跟着王义的出租车也停了下来,王艾阳看着伸出来的那个脑袋,心里突然一沉。她付了车费,小心翼翼地将找回的零钱收好,然后跌跌撞撞地推开车门直冲着捷达跑过去。

跑到捷达旁边,王艾阳的脚步缓了下来。事情发展完全背离了她的剧本,她不知道现在该说什么,该怎么办。王义坐在方向盘后面,两手捧着臃肿的脑袋,低着头犯愁,没有发现自己的女儿正神情惶然地站在车子后面,目瞪口呆地看着假装在孕吐的张虹。

 

张虹吐够了,缩回脑袋关上车门,声音非常虚弱地叫王义开车。

王艾阳看着远去的捷达,觉得自己手心很热,手指很冷。

 

王艾阳坐在小饭店里翻自己的小笔记本,她在里面记录了有关抓奸和打击报复婚外恋的重要内容。从她爸爸的短信内容里她大约推断了出来张虹就住在市西的红鸾小区。王艾阳伸手又招了一辆出租车,直奔西方。

 

王义拎着一袋子时蔬水果,挣扎着锁上车门。为什么要挣扎呢?因为张虹正紧紧地挂在他的胳膊上,仿佛猴子吊在树枝上。王义满面愁云地跟喜上眉梢地张虹向小区门口走去,这两个人实在是一道相辅相成的风景。远远地王义便看到了一个很眼熟的身影。他没有多想,跟张虹在一起的时候他总是潜意识地避免去想自己的小女儿。

王艾阳也远远地看到了他们。她看不清她爸爸的表情,只看到了两个人的姿势。王艾阳顿时一股邪火直冲脑门,想都没想拔腿就冲。王义瞄见那个像子弹一样爆过来的小人儿,脑袋一下子木了,眼睁睁地看着王艾阳一脚踢在张虹的肚子上,看着两个人顿时撕成一团。

张虹是什么人,那可是相当有战斗力的选手。她从小到大掐过的架数不胜数,骂街能一口气骂三个小时,打人出的那全是阴招。一看那张似曾相识但五官扭曲的脸,她就意识到了这是谁。她不是一个手段高明的女人,在这种情况下哪想得到扮可怜挨打,顺便换取王义的同情。她看见这个小姑娘,就想起她妈妈,想起她妈妈张虹就觉得这两个女人都不是好东西。教育程度低的人们往往思维也简单,直来直去的毫不做作,既可爱又可怕。在张虹这种人身上,便只有可怕没有可爱。她一步上前,一把揪住王艾阳的头发,两只手一起将王艾阳的脑袋往自己抬起来的膝盖上掼。王艾阳立刻处于下风,两只手胡乱地拍打着张虹,没有造成任何伤害。王艾阳觉得自己的脸被反复的打击,头皮也撕裂一样疼痛。借着余光她看到王义愣愣地站在那里动也不动。

“爸爸!爸爸!她打我啊!你养的骚货打你女儿,你怎么站着看啊!爸爸救救我,救救我!”王艾阳被张虹打得又哭又叫。“你个小贱人骂谁骚货呢?我操你妈,操你妈,操你妈!小小年纪不学好,还会骂人,什么妈教什么孩子!”张虹一丝不苟地挠着王艾阳的脸,一边还不紧不慢地说。

王义完全傻在一边。他大脑一片空白,就像一台死机的电脑一样。王艾阳哭喊着爸爸,被打得满脸是鼻血,头晕脑胀,腿一软干脆躺在地上。仰望着她面无表情的爸爸,王艾阳无暇再去想这个事情偏离了剧本的问题。她心如死灰。

 

最后王义终于反应了过来,将张虹从王艾阳的身上拉起来。王艾阳一把打开她爸爸要扶她的手,自己摇摇晃晃地站起来。王义又伸手去拉她,王艾阳一口口水吐在了他的脸上。“你不是我爸,你是个不要脸的人渣!你们一对狗男女,最最相配不过!”她胸口上下起伏,满脸泪水和鼻涕,鼻子一下都是鼻血,脖子和脸蛋上被张虹挠得皮开肉绽。

王义处于极度的惊诧,愤怒以及迷惑之下,在这种状况下的人往往是本能而不是理智或是情感在主导她。那一口口水落在了他的脸蛋上,王义想也不想一巴掌扇在了王艾阳的脸上。

王艾阳的伤口被盐分充足的泪水刺激得只有麻木没有同感,这一巴掌只让她感到天旋地转。她感到她的世界就此被颠覆了。她从来没有崇拜过自己的父亲,也没有认为他是一个多么伟大高洁的人。然而,她一直觉得王义是爱她的,她以为在父爱之下,一切第三者都是纸老虎。她没有想王义是被吓傻了,她只知道,自己被爸爸和他的情人联手暴打了一顿。

王艾阳的眼神黯淡下去。张虹捧着自己的小腹扶着腰,抬着下巴看这两个人,脸上有半遮半掩的得意。王义也被自己那一巴掌吓了一跳,举着手再次愣住。三个人就这么你看我,我看你,旁面还稀稀落落的站了几个有功夫看热闹没工夫管闲事的人。

“阳阳……”王义心一酸,上前一步。王艾阳仿佛看见鬼一样向后一窜,随即厉声尖叫,转头就跑,跳上一辆出租车。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5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