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苏绣旗袍

茶凉说事

 
 
 

日志

 
 

中篇 痒 2  

2009-06-06 16:11:17|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王义这种缺心眼,在张虹告诉他怀孕的事儿——的时候得到了彻底地证实。这家伙吓得就差没趴下去舔地板以消除焦虑了。说实话,王义认为自己是个有良心的人。这种认识直接导致了他的愚蠢、懦弱以及无能。这世界上多得是拥有这种想法的人——他们不是不善良,最讨厌的是他们有时候善良有时候不善良。所以他们是小人物。王义就是这么一个讨厌的小人物,他不能像小说里的主人公一样呼风唤雨,所以只有在情妇声称怀孕的时候强烈压制住自己想要舔地板的冲动。

  张虹,像大多数毫无头脑的女人一样,认为只要怀上了他的孩子他就一定会娶她。为什么不呢?他说他爱她。可是在张虹说她怀孕之后之后,王义简直像是患上了性无能加胡言乱语综合症。他不但看见自己的老婆没什么反应,看见张虹脱光光也毫无表示,非常不礼貌。不仅如此,他一会说要娶张虹对她负责,一会叫她去打胎,一会又咬牙切齿地地交换,仿佛巴不得大家都死了才好。这不是性无能加胡言乱语综合症是什么?截止到他跟杨丽吵架的当天晚上,张虹已经怀孕二十八天了。王义的生活在沉静稳当的外表下,是一锅擒拿不住,即将沸腾的痒。在这一锅泛着紫黑色的泡沫和腐烂的气味的痒沸腾的那一刻,王义的世界将天崩地裂。

  

   作为与他朝夕相处快二十年的妻子,杨丽以一位太太针鼻儿大的心眼和针尖儿利的感觉估算到了王义不正常表现的起源——虽然她低估了他起源的背面如同岩浆般即将喷射的痒。杨丽确实想把天弄个窟窿出来,倾几瓢大水淹死那对狗男女的。问题在于她还想好好过日子。这世界上聪明人少,聪明女人更少。张虹属于不聪明的大多数,杨丽说实话也强不到哪去。她要是有点头脑就该知道,如果当真抱着——这日子不能过了——的心态去整王义,这种乳猪一样的男人八成会乖乖回头。有的人,管他是男是女,就要秋风扫落叶,才能今天不再犯明个后个也不整事儿。杨丽的失败就在于,太小心翼翼了。其实她要是真小心翼翼的也没什么,她能忍到底也是了不起的。像摔手机当晚的这种架吵的,实在是没水准——既不能解决实际问题,也不能满足恐吓作用。最窝囊的是自己还挨了个大嘴巴子。这件事情告诉我们,永远不要摔一个小心眼儿男人新买的手机,哪怕世界上所有的道理都站在你这边。

 

说归说,后悔归后悔总结归总结——回到现实的时候杨丽还是忍不住耳根子抽心地疼,怒气冲天地想着昨天王义那个没良心的白眼儿狼在哪过的夜。婚姻到了这个年头,这个地步,其实已经跟爱情没什么关系了。重要的是,你是我的我是你的:不想一个人老死在家里然后俩星期后臭气熏天地被抄电表的发现的话,最好互相待见着点儿。杨丽爱不爱王义或者王义内里头爱不爱她,不是需要讨论的话题。就跟大米和馒头哪个好吃一样,讨论出来也毫无用处。总之他俩最好得一起活到白了头发的岁数,不然都面对面地耗到四十来岁了,谁少了谁也不怎么方便。

 

  杨丽站在那里,一浪一浪的伤心毫无怜悯地噎住她的喉咙。她的左手手腕上有青黑的手印。怎么搞的呢?杨丽念出声来,麻木的那种——自己没有意识到。哦。昨天晚上王义捏的。这句她没说出声——这个女人现在像一只谨慎的老鼠,对着家具也神叨叨地要保守些秘密。

  我想我不能怪她什么。楼盖的越高问题就越多;生活复杂之后所有的人都或多或少地有些心理疾病。杨丽两眼发直地翻出一件长袖的衬衫,按摩了一会眼睛后放弃任何努力,拢拢头发连镜子都没信心照。上班去了。

杨丽出门的时候过于恍惚,没注意到这天的阳光很不错——大清早的就清冽明亮,温暖地舔吸所有的一切。这样一个美味的,像鲜榨的果汁一样金黄的早晨,仿佛可以一口被喝掉的早晨。如果看多了小说就知道,如此的一个早晨,作者要么就顺应人意让它发生些美妙的事,要么就会顾做高深看破红尘来个惨绝人寰的。生活不是这样的,该发生的横冲直撞地就来了,不管阳光明媚还是下猫下狗。这个故事能够继续下去,是因为王艾阳第二节课便从学校消失了;这个还在生粉刺的、过于年轻的小姑娘决定做一件因为自由而伟大不俗的事情。

她跑去跟踪她爸了。

 

王艾阳是一个标准的现代小姑娘,有着一切现代小姑娘的习性。她正义感过分充足,情感同样泛滥,横冲直撞无所畏惧,尤其喜欢得理不饶人。与此同时,像所有稳定社会里生长的孩子一样,王艾阳营养充足大脑发育良好,绝对不缺小聪明。她趁着王义洗澡,杨丽又窝在屋里捧着下巴伤情的时候,王艾阳拿了那在两小时之后就会四分五裂的手机,迅速翻阅并抄下了上面所有可疑的电话号码。王艾阳干这个事的时候心跳得特别快,她觉得自己的喉咙都肿了起来,有一种愤怒和莫名其妙的悲伤卡在那里让她呼吸略有些困难。她爸爸有问题,这个很正常,她是个大姑娘了,这些事她都知道。会出轨的男人大多是优柔寡断的,这个她也很明白。她每天泡在电脑前面看东看西,看了无数人诉苦婚姻。她相信这是一个让她可以大展手脚的场景。她觉得杨丽是一个懦弱,不理智又暴躁的女人,如果纯粹等待杨丽出手的话,她可能就没有家了。

其实王艾阳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道德观,使得她对婚姻的外来者产生无尽的反感的,纯粹只是网上新吹起来的那股风。在无穷无尽的人们的口水里,她见识了各种各样的原配和脸谱化的第三者。她跃跃欲试,甚至曾几何时悄悄期盼过自己的父亲真的干点什么坏事。翻看着王义的短信,王艾阳除了愤怒和悲伤,可能最主要的还是激动,就好像第一次摸到真枪的军事爱好者一样。

王艾阳翻着自己爸爸和情人的你来我往。其实并没什么露骨的东西。王义不是什么解风情的男人,张虹用各种各样的短信撩拨了一阵子之后感到无味,此后他们两个的短信联系限于你什么时候过来,我什么时候回去之类的话。但这样的交流看起来又有了另一番的含义——看那,多亲密,连打情骂俏都不需要,简直跟老夫老妻似的,太不像话了!

从短信里王艾阳得知她爸爸明天上午十点要跟情人见面。王艾阳摩拳擦掌龇牙咧嘴,连考虑都没考虑就决定去搅和搅和。

  评论这张
 
阅读(6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