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接单3185682615

排名3185682615

 
 
 

日志

 
 

小说 窗外 (10-12)  

2009-04-09 06:49:12|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

管理员林恩太太差不多五十多岁,见人就咧嘴笑,眼睛有种对不上焦的感觉,瘦得不得了,天底下她最宝贝的就是她那杂种约克夏贝贝。张阳觉得倒退三十年前的时候林恩肯定是个标准的嬉皮士,留着长长的直发,每天点着印度香跟不认识的男人上床,然后两个人赤裸着上身坐在阳台抽大麻。貌似林恩太太现在也没戒掉这个习惯,楼门口一进来就是一股非常浓重的大麻味。

 

林恩太太是个抽大麻把脑袋抽坏了的妇人。但这并不是什么坏事。研究证明,几乎所有的毒品和迷幻药物都会造成暴力倾向,除了大麻。大麻是让人放松的东西,无怪乎受到各种放弃为了社会阶级努力的人士欢迎。林恩对所有人都十分宽容和友好,也正是因为如此,在电梯里干什么的房客都有。张阳被一股呕吐物的味道熏醒,眼前电梯天花板的灯光忽近忽远,并且感到自己头疼欲裂。显然,一个醉鬼进过电梯,还把张阳当作另一个醉鬼,把她吐得像个马桶。

 

林恩太太突然出现在电梯门口,不高兴地瞪着张阳。张阳手脚并用爬起来,感到自己摇摇晃晃得站不稳,脑袋里昏沉得很,一股反胃的感觉由小腹升起。

 

“喝的多了点,真是不好意思。”张阳勉强说。林恩太太摇摇头走掉了,头也不回地说:“洗个澡,早点睡觉吧。”

 

张阳看着林恩太太的背影消失在拐角,伸手按了自己的楼层。她听着老旧的电梯缓缓上升,不慌不忙地脱掉外套,低下头慢慢擦拭自己的手臂。

 

11

下雪的夜晚总是静的,格外明亮的。张阳没有搭电梯,从窗口爬到外面的露天消防楼梯。这一场雪轻薄而没有存在感,铺天盖地,然而却毫不在意的样子。张阳左手抓住铁质的栏杆,那凉一鼓气透到了胃里。她再次感到恶心,那种被挤压,被翻弄的恶心。

 

在这样的夜里,应当发生的是一些情侣吵架或是纵情滥交之类的事情。因为它缺乏凝重感,又显得那样轻浮。在这样的夜里,如果还有被侵犯的人,那他们可能也在为了这种无奈的不符惨笑

 

安文固执地相信低温度能杀死一切细菌,因此她的厨房窗口永远是开着的。纱窗上有一个硬币大的破洞,张阳伸进两个手指头,用力向两边一撕。崩裂的声音好似破冰,张阳心跳加快,反胃的感觉越发强烈。她手脚并用,轻轻爬进安文的家。卧室传来的声音,闷而沉重;张阳顿时脸色惨白,仿佛雪夜的月光。

 

12

安文的脸融化在月光照不到的地方,如果她有表情,那可能也已经一丝一丝地滴在了自己的怀里和胸口。她的头发一丝不苟地别在耳后,睡衣整齐,两手交叠放在膝盖,就那样坐在角落的椅子上,不声不响,也没有任何举动,仿佛只是等着做类似于吃饭或者出门这样子的事而已。

 

“他死了?”安文轻声问。

 

“死了。”张阳说。

 

此后又是很久的沉默,方才简短的对话仿佛从未发生过,最后一丝声音被空气不动声色地吞食。安德烈面朝下地趴在床上,一只手还扶着床头。安文仍然在她的角落里低着头,张阳以近乎瘫倒的形式倚着床脚坐着,胸口上下起伏。房间里面一共有三个人,不过没有一个人想说话。路灯和月光混淆在一起,房间里似乎有那么一会,连影子都可有可无。

 

不知道过了多久,雪停了。安文缓慢地站起来,小心翼翼地走到窗边,打开窗户,双手扶着床台,用头抵住玻璃。

  评论这张
 
阅读(5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